性行为积极同意制如何实施?加拿大与瑞典做给你看_K生活历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81
主页 > K生活历 >性行为积极同意制如何实施?加拿大与瑞典做给你看 > > 正文

性行为积极同意制如何实施?加拿大与瑞典做给你看

2020-07-09 点赞:457 浏览量:318

若台湾实行性行为积极同意制度,真的会让人更容易提告,让诬告案件满天飞吗?七张图表带你更了解积极同意制度!

文|Barnaby

继加拿大之后,瑞典于今年七月起,也实施了性侵「积极同意」的新制。

台湾现在对于性侵的认定标準是「违反对方意愿」,也就是受害人已经明确说出不要的情况下,行为人依旧「硬来」才构成犯罪。但若引入积极同意模式,则是未取得对方同意,就构成性侵。

这类修法报导一出,许多人如丧考妣:「难道要由被告举证自己无罪?」、「违反无罪推定」、「这样之后谁敢打砲」等等质疑排山倒海而来,甚至也有执业中的法律人士,看了片面的资讯,就做出了「不应该让被告负担举证责任」的结论。

当然,也有不少民众质疑,如果台湾哪天效法了积极同意制度,鬼岛直接化身为诬告者天堂,根本是敲响了男性的丧钟!

先说结论:这些说法全、都、是、错、的。积极同意的制度,不会让人更容易提告,也不会让诬告者满街跑。

性行为积极同意制如何实施?加拿大与瑞典做给你看
图片|女性主义有事吗 提供

积极同意与现行的违反意愿模式,有什幺不一样?

性行为积极同意制如何实施?加拿大与瑞典做给你看
图片|女性主义有事吗 提供

「积极同意」上路后,女生只要一言不合就可以诬告!?

性行为积极同意制如何实施?加拿大与瑞典做给你看
图片|女性主义有事吗 提供

想太多了,并不会。

要知道的是,任何犯罪都可能诬告!只要你编得出一套犯罪的故事,都可以去提告,因为法律并没有设定「被告须持完整的证据才能告」这个门槛 [注 1],重点是检警后续的调查。

加拿大在修正刑法十年后,性侵案件的通报率仍然很低,就是个例证。所以,不论性侵的认定标準如何改动,提告的难易度都「一样简单」,要告就可以告,只是会不会起诉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积极同意的修法,真正影响的是「可能会被起诉、判刑」的案件。例如这个情境:

若性侵採现行「违反意愿」的立法模式,且检察官无法举证小明说谎、无法釐清被害人真正心裏的意思为何,则小明不构成犯罪。但如果採取「积极同意」的立法模式,小明被起诉、判刑的机率就会因此提高,因为被告已经自白,没有接收到小花明确同意要发生性行为的讯号。简单点说,「什幺样的行为算是性侵」的实质範围「变大了」。

这才是积极同意实行后,真正会影响到的事情。

积极同意并不会翻转举证责任,你以为你在玩逆转检事?

性行为积极同意制如何实施?加拿大与瑞典做给你看
图片|女性主义有事吗 提供

另一个常见的错误想法是:积极同意上路后、需由被告负责举出「有取得被害人同意」的证据。事实上,不管是现在的违反意愿制、还是积极同意制,举证责任一直都在检察官身上。

瑞典律师公会秘书长安・兰伯格表示「新的修法不会导致更多的有罪判决,因为检察官的举证责任并未减轻」,事情只是变成「当被告主张自己有取得明确同意时,检方必须证明被告没有取得同意,或者当下无法取得同意」,而非坊间流传的「被告要主动证明自己曾经取得同意否则有罪」。

一样再来个例子:小明和小花在房间内发生性关係。如果小花主张,当时自己是因小明力大,心生畏惧而未有反抗;而小明主张,发生性关係前小花有以「恩恩」作为同意的表示

注意,在这个阶段以前都只是原告与被告的各自主张而已,检察官仍然要举证「小花对于小明当下应付性质的『嗯嗯』之回应并不等于同意的表示」才能定罪。这时候检察官会做什幺?也许可以从当事人平常的对话纪录主张,例如「恩恩」明显不是小花答应小明其他要求时的习惯用法,或者举出其他小花当下还有其他表示不愿意的举动。

因此,坊间流传的「被告要『主动证明』自己曾经取得同意否则有罪」是完全错误的,无罪推定的前提并没有消失。我们顶多只能说,如果检察官真的能立证成功,在此模式下,被告要反证的难度可能会较以往提高,且要提出较多主张。

积极同意在保护什幺:保护当下「不能说不」的人、避免对被害人的二度伤害

性行为积极同意制如何实施?加拿大与瑞典做给你看
图片|女性主义有事吗 提供

讲到这边,好像积极同意上路后什幺都不会改变,它的立意到底何在呢?

在以往「违反意愿」认定模式下,法律其实预设了:每个人都随时对他人开放自己的身体,要证明一个人不同意发生性行为,需要「曾经拒绝」、或是「当下不可能拒绝」的证据

说好听点,这给了人们许多合法、不经确认,而直接用身体「试探意愿」的空间,对于不好意思「明白接受性邀约的人」而言也更加方便。但这个制度的坏处也很清楚:这让某些没有被确认意愿的人,被迫发生了性接触,出现了个人性自主保障的漏洞。

在积极同意的立法下,则预设希望发生性行为的一方,应该要确认另一方的意愿才能进行。由于旧有的违反意愿很明显也纳入新的保护範围内,因此,积极同意的立法不仅能保护原本就有能力说不的受害人;也能保护基于各种生、心理上原因无法 [注 2]、或是不敢说不的受害人。

因为,多数性侵的发生,通常是密室熟人所为。在这种没有第三人可作证的环境中,检察官举证其实是相当困难的,只能从许多相当间接的证据(如:对话记录、被害者与亲友的事后陈述纪录、创伤反应的心理鉴定等),来还原房间里的事实。

但不论事实上到底有无发生性侵,提告后获得不起诉处分的比率,仍然相当高。若此时仍採取「违反意愿」的立法,将导致性侵受害者还要面临调查过程中重複提问,因为检察官必须了解其「真正的意愿是什幺」,这很容易使受害者害怕寻求司法解决 [注 3]。积极同意实施之后,提问对象将会从受害者转移到被告身上,这可以避免对受害人造成二度伤害。

如果我「误信」对方想发生性行为,怎办?

性行为积极同意制如何实施?加拿大与瑞典做给你看
图片|女性主义有事吗 提供

在这样的观点下,我们可以看看几个情境:

在深夜和他人单独共处一室发生了比较亲密的肢体互动,例如拥抱、亲吻刚结束了一轮性爱你主动进行了性接触,对方没有躲开但也没有进一步回应

这些都不是你预设对方同意发生性行为、并继续进行的合法理由。

当然,人可能会有误读他方意愿的时候,在这种情况,可能只是个不幸的误会,并不表示被告就是个坏人。因此我们在加国积极同意的立法可以看到,它也保留了可能误信他人同意的空间,而可能减轻或免除罪刑;但同时也明文列出不得主张误信 [注 4] 的情况,例如俗称的酒后乱性,或是不等待对方语言或肢体回应就急着开始,即使没有遭到明显的拒绝表示,都不能主张误信他人同意和自己发生性行为。

所以,与其说这类制度能提升对性侵的定罪率,不如说这是尝试在避免受害者在程序中遭受二次创伤:要当事人去回想当时的案件情节,十分折磨。同时,这也是以法律规範宣示对旧有性观念的对抗,作为一种改变文化的手段。

如果真的真的很怕被诬告,你可以怎幺办?

性行为积极同意制如何实施?加拿大与瑞典做给你看
图片|女性主义有事吗 提供

如上所述,技术上而言,就算什幺事都没做,他人依然可以对你提告。如果不想莫名被告,唯一的建议,就是打砲前请三思,不确定就忍着。

网民们常常戏称「价钱谈不拢」。但实务上常发生诬告性侵的状况,是以下这两种:

    基于情感上不被回应的报复。不敢向监护人承认自己自愿发生性行为,而做出的自清举动。

这些情况都并非为了勒索金钱。真的很怕被诬告的话,可以选择能够为自己负责、不把「给出」身体视为交往承诺的人发生性行为,才是远离诬告的不二法门。至于网路上常见戏谑地说要签同意书——当然也没不行,只是这无法解决问题。

光是契约的合意与否就可以争执:胁迫、权势、被诱导陷入意识不清的状况都可以在签约时发生,此时同意书的效力便发生问题。并且,性自主的重要内涵之一,便是「随时能退出不同意继续的性行为」,因此事前彼此拟定契约,充其量只能起到沟通彼此对性行为底线与爱好的作用。

对于习惯了「默契式」发生性行为的人而言,这样的修法多少有些「破坏气氛」。但即使形式上可能彼此进行了未明确表示同意的性行为,即便这在法律上是「违法」的,但只要双方在过程中都信任、愉快并合意,自然也就没有哪边会去提告的问题。喜欢默契式的伴侣不如换个角度想想,彼此可是正在进行踩在法律边界的禁忌之爱呢。

反之,如果只有一方对于「默契」有着一厢情愿的认知,结果就可能是对另一方的身心造成伤害。两相衡量之下,究竟是炮打不成比较要紧呢?还是避免他人身心受创比较要紧?我想答案再明显不过了。

最新文章
只有彭于晏代言最帅?山本耀司网站公开「周杰伦」宣传照也不错屌
只有彭于晏代言最帅?山本耀司网站公开「周杰伦」宣传照也不错屌2020-06-23
只有心动,就可以交往吗?
只有心动,就可以交往吗?2020-06-23
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杜拜建筑
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杜拜建筑2020-06-23
只有成人才看得懂的日本动漫排行!太过瘾!
只有成人才看得懂的日本动漫排行!太过瘾!2020-06-23
只有我们集体认同,货币才可发挥作用,一旦认同变质……
只有我们集体认同,货币才可发挥作用,一旦认同变质……2020-06-23
只有我觉得女一很像太妍吗?爆笑又疗癒的《又,吴海英》
只有我觉得女一很像太妍吗?爆笑又疗癒的《又,吴海英》2020-06-23
最新文章